浙江中控成功闯关科创板IPO的消息何以刷屏?

来源: 浙江日报报业集团 时间: 2020-06-17 作者:
200617mt1.jpg

6月16日,记者的朋友圈被这么一条消息刷屏了“20年磨一剑 浙江中控成功闯关科创板IPO”。

浙江中控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控技术”)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何以受到那么多人关注?

成功闯关科创板IPO

浙江证监局曾于2019年1月24日公告了中控技术辅导备案公示文件,此后申万宏源分别于2019年2月、2019年6月、2019年9月和2019年12月向浙江证监局报送了《申万宏源证券承销保荐有限责任公司关于浙江中控技术股份有限公司辅导工作进展报告》。

200617mt2.jpg

6月15日上午,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股票上市委员会2020年第43次审议会议召开,浙江中控技术股份有限公司首发获通过。

这意味着作为中国工业自动化行业龙头企业的公司,在历经十年等待之后,终于拿到了通往科创板的IPO通行证。不久,浙江的科创板企业阵营中将迎来一家真正硬核的企业。

中控技术本次发行的保荐机构为申万宏源证券。中控技术实际控制人为创始人褚健。

200617mt3.jpg

中控技术主要面向化工、石化、电力等为主的流程工业下游客户,销售以自动化控制系统为核心的智能制造产品及解决方案。中控技术的前五大客户都是重磅央企,其中第一大客户是中石化。

据招股书披露,中控技术首次公开发行4913万新股,计划募资16亿元投入到7个募投项目中。分别是自动化管家5S一站式服务平台建设项目、年产10万台/套智能控制阀项目、年产20万台高精度压力变送器项目、新一代控制系统研发及产业化项目、智能化工业软件研发及产业化项目、智能制造前沿技术研发项目、补充流动资金项目。

突破控制系统领域的“卡脖子”

那么,你一定想了解,中控技术是做什么的公司?

杭州江南大道西起钱塘江大桥东至三桥机场路口转盘,该路段共有红绿灯18个,按照正常的时间汽车要完全通过该路段至少需要20分钟。而记者在3月14日中午的体验证实:保持60至70码的速度,近10公里的路程开车10分钟不到。

“只要稍加注意,就可以保持全部路段的一路绿灯。”浙大中控总裁办主任、高级工程师施一明介绍,江南大道上的这套红绿灯控制系统由公司研发使用后效果很好。

这仅仅是浙大中控诸多自动化科研开发项目中的一项,其主要产品包括自动化控制系统(集散控制系统(DCS)、安全仪表系统(SIS)和网络化混合控制系统)、工业软件(实时数据库(RTDB)、先进过程控制(APC)、制造执行系统(MES) 和仿真培训软件(OTS))、自动化仪表及运维服务,主要应用于化工、石化、电力、制药、冶金、建材、造纸等流程工业领域。

工业自动化领域具有较高的技术壁垒,关键技术向来一直由欧美日等发达国家的领先厂商所占据,被称为“卡脖子”技术,其涉及的关键技术包括人工智能技术、大数据分析技术、工业云计算技术、边缘计算技术、新一代通信技术、硬件可靠性技术、工业 HMI 技术、功能安全技术、现场总线技术、工业以太网技术、控制组态技术、先进控制与优化技术等。

在中控成立之前,国内所用的工业控制系统,基本上全都依靠进口。依赖进口的危害究竟有多大?一方面,缺乏核心自主知识产权让中国工业的安全性受到很大影响;而另一方面,在国内没有同类产品竞争的情况下,定价权全部集中在国外厂商手中,中国完全没有话语权。

作为我国起步较早、核心技术完全自主开发的自动化企业,中控技术逐步突破自动化控制系统领域的“卡脖子”技术,研发出具备自主知识产权的集散控制系统(DCS)、安全仪表系统(SIS),并成功投入产业化应用,从而打破了我国高可靠、大规模控制系统一直被跨国公司垄断的局面,实现工业自动化控制系统的国产化和自主可控。

200617mt4.jpg

“我们的出发点就是让我们的客户,提高产品质量,提高转化率,提升生产安全,降低能耗与物耗。这些并不是单纯依靠某一产品去解决,而是通过一些算法,然后将它变成软件。刚开始是非常难的,但是一旦做成了,也是很难被复制的。”褚健技术团队率先推出自主知识产权的工业操作系统,为中国在工业智能化领域的竞争中争得了一席之地。

2019年,褚健荣获“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纪念章。

【浙江新闻+】

工业互联网一定“姓工”不“姓网”

200617mt5.jpg

在工业自动化圈内,褚健老师(业界一般称其为褚老师)的名字如雷贯耳。

2018年,各大互联网巨头纷纷聚焦to B领域,曾引发了工业互联网是“姓工还是姓网”的争论。褚老师认为工业互联网一定“姓工”,而非“姓网”。

在褚健看来,互联网企业不是万能的,BAT若想介入工业领域,一定要有相应的工业知识和人才。“比如说要了解设备,它是怎么运行的;要懂工艺,铁矿石是怎么变成汽车板的。”

“从本质上讲,工业互联网就是一种技术,跟电一样。但是有了电,是不是工厂就能运行呢?显然不是。工业互联网提供了一个数据交换平台,它需要将工艺技术、设备技术、操作技术、自动化技术、传感技术、互联网技术、大数据技术等多种技术综合起来应用才能解决问题。”他谈到,工业互联网有很多场景。在工厂内部,需要解决怎么把万物互联的问题;在企业与企业之间,需要解决协同制造、连接产业链的问题。“不会说只有一种工业互联网平台,它有很多种,最终会细化到各种平台,进入各个垂直领域。”

褚健说,流程工业领域几十年前就联上了网,但那不是数字化。“大家都非常熟悉工业1.0、2.0、3.0、4.0,我也在试图理解什么叫智能制造,但智能制造本身定义并不明确。这几年无人驾驶汽车被分成五级,我就在思考什么叫智能制造,能不能也分成自动化、安全制造、自适应制造、最优化制造、自组织制造五级?”

“自动化是基础,起码是企业内部自动化制造;流程工业企业很容易出现爆炸事故,安全制造非常重要;小批量、多品种的现象在很多企业都有,要适应市场需求,就需要自适应制造。”褚健说,一个企业内部最重要的是最优化生产,包括能耗、物耗、产品质量、能源劳动生产率等,在最优化的基础上必须有工业操作系统。

他认为,国内工业互联网发展当前最大的难点并非硬件,而是在于软件的开发,“硬件主要是端,中国主要是缺传感器,主要的控制系统问题已基本解决,但是软件的发展很落后。对于工业领域来讲,智能是工业软件,没有工业软件,所谓的智能都不现实,或者只能是一个概念。就像智能手机一样,没有各种各样的软件,还是只能接打电话。而工业操作系统以后也可能成为像手机系统一样重要的平台软件,会形成国家、行业、企业间的竞争。”(据中国经济周刊)


分享
在线咨询
电话咨询
400-8876000